首页 > 曝光台 > 正文

笑气”有多可怕:躯体成瘾易除,精神成瘾难去
2017-07-13 19:47:56   来源:钱江晚报   点击:

原标题:笑气”有多可怕:躯体成瘾易除,精神成瘾难去

对于“笑气”,由于其获取渠道较多,并且目前还不受严格管理,因而使得越来越多的年轻人能轻易接触到它。

然而这种能令人发笑的气体,可不是想象中那么令人愉快,相反,在过量使用后,不仅会造成上瘾,甚至还会引起死亡。

钱报记者采访了多位专家后了解到,一旦“笑气”成瘾,即便能通过治疗去除躯体上的成瘾状态,却难以去除精神成瘾带来的危害。

戒毒研究中心实验室主任:

一旦成瘾,治疗后复吸可能性极大

为了更清楚地了解“笑气”吸入人体内带来的反应,记者采访了浙江省戒毒研究治疗中心的实验室主任张惠芬。

“与传统毒品相比,‘笑气’的躯体成瘾性实际上并不强,但很多人在接受治疗后复吸的概率很大,主要是因为它的精神成瘾性难以根除。”张惠芬告诉记者,他们最近曾做过一次实验,让小白鼠吸入“笑气”,结果与很多新型毒品在小白鼠身上试验的结果一样,小白鼠很快出现昏迷状态。

刘惠芬所在的实验室主要就是测试各种毒品的成瘾性和分类,对于“笑气”,刘惠芬表示,虽然并没有成瘾性的实验测试在做,但社会上的一些情况和案例,已经说明这种物质有相应的作用。如果实验再做下去,可能需要分析“笑气”跟传统毒品有哪些类似,因为目前已经发现了“笑气”会成瘾的机制。“如果一个人每天都去用,那肯定是有成瘾性了,而且吸食频率越高,就是成瘾性的表现。”

“我们一直在说,躯体依赖不太可怕,早一点治疗也能解决。但问题是精神上的成瘾很难去掉。”刘惠芬说,目前国内外搞研究的主要都是解决如何除去精神上的成瘾性,也就是降低复吸率的问题,然而这一点很难实现,“复吸率很高,说不吸不吸,回去后一百个有九十九个又复吸。”

医院麻醉科主任:

会消耗人体B12,致神经损伤等

那么这种原本作为麻醉剂的气体,其临床应用和表现又是如何呢?

对此,记者找到了省立同德医院麻醉科主任王宏伟。他告诉记者,临床上使用的一氧化二氮,一般都来自医院的供气中心,每家正规医院都有这样的供气中心。目前一氧化二氮作为麻醉剂的使用量已经减少了,但在一些口腔手术和分娩镇痛时仍有使用。使用量减少的原因主要有两个:一是一氧化二氮不是一种很强的麻醉药物,麻醉效果有限;二是它有可能会对患者的心脏、肝脏、肾脏产生一定的影响。

王宏伟指出,临床上使用一氧化二氮,因为应用于手术,使用频率不高,不容易成瘾。但是正常人通过“打气球”吸入一氧化二氮,有成瘾的风险。“医院里使用一氧化二氮作为麻醉剂时,会控制浓度,一般是50%的氧气和50%的一氧化二氮混合使用。”王宏伟介绍说,但“打气球”的人直接通过口鼻吸入的一氧化二氮浓度较高,容易出现缺氧的状况。

此外,在目前的医学研究中已经发现,一氧化二氮会消耗人体内的维生素B12,造成贫血和神经损伤。

“一氧化二氮会消耗身体内的维生素B12,维生素B12是一种营养神经的物质,长期缺乏会使髓鞘病变。”王宏伟还向记者详细解释了过量吸入一氧化二氮对身体造成的损伤,他说,髓鞘位于神经轴突旁,主要起到运输神经递质和营养物质的作用,髓鞘病变最终就会导致神经系统疾病。一氧化二氮还会引起血流减少,人体可能出现功能性问题。“另外,人体内的许多酶都需要维生素B12的参与,体内缺乏维生素B12会影响酶的活性,可能会对DNA造成损伤,存在致畸的可能性。”

目前,一氧化二氮除了应用于医学麻醉,还被用于奶油打泡。那么在奶油打泡过程中使用的一氧化二氮会不会对人体造成损伤呢?王宏伟解释道,因为一氧化二氮的弥散速度比较快,在空气中会被快速稀释,奶油打泡中的用量也不是很大,因此不会对人体造成影响。

专家呼吁:

年轻人易沉迷,尽快出台管理办法

那么为什么“笑气”会让这么多年轻人沉迷其中呢?

多位专家表示,这种带着甜味的、凉丝丝的气体,在人们吸入体内后会有短暂的快感,正是这种快感令许多年轻人沉溺于其中。

此外,因为“笑气”并未列管,很多年轻人也认为它不属于毒品,一开始接触时心理警惕性不高。而常年在海外的中国留学生往往又无人监管,加上心智发育尚未成熟,因此很容易被“笑气”甜蜜的幻觉诱惑。

另据媒体报道,在欧美国家,青少年的笑气滥用率达到了12%-20%。在英国,数据显示,2006年-2012年间,至少有17人因为吸笑气而死亡。2014年,在16至24岁的青少年中至少有7.6%的人接触过笑气。2016年,英国伦敦著名的诺丁山嘉年华会上,伦敦警方一共缴获了价值15万英镑的笑气罐。根据英国《医药法案》,医学上用于麻醉的罐装一氧化二氮不能作为消遣使用。任何个人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销售含有一氧化二氮的药品用于吸食,或者未按处方进行供应,最多可以判处两年监禁以及无上限的罚款。

在美国,由于吸食导致的昏迷、窒息、癫痫发作等,每年都有100至200人因笑气等吸入剂而死亡。而日本,2015年也开始全面禁止了除医疗等用途之外的所有“笑气”生产流通,违反者处以三年以下监禁,及300万日元以下罚款。

宁波市微循环与莨菪类药研究所所长周文华认为,他们接治过吸食“笑气”成瘾的孩子,“印象里最近的一个孩子是在加拿大念书,在那边吸食成瘾的。”周文华说,治疗结束后,当时他们建议孩子父母要么别把孩子送回加拿大了,离开那个存在潜在复吸可能的环境,要么就是父母去陪读,“一是为了切断‘笑气’的获得来源,二是要接受父母的监管。”

鉴于此,周文华和刘惠芬都认为国家相关部门应该尽快出台管理办法,用于医疗、商业的一氧化二氮要严格控制使用用途,不能随便流入社会。王宏伟也认为,相关主管部门要关注这种气体的流通,以免造成更多潜在的危害。

记者 陈伟斌 本报实习生 杨媛媛 通讯员 郭天佑